川尻筆伝統工芸士 三代目・畑 義幸
トップ >  お知らせ > 上海の雑誌「生活 LIFE MAGAZINE」に掲載されました。

上海の雑誌「生活 LIFE MAGAZINE」に掲載されました。

2017年04月28日

 

皆さまへ

 

 

いつもお世話になります。

 

 

この度、上海のモダンメディア社が発行するカルチャー月刊誌

「生活LIFE MAGAZINE」に取材のご依頼をいただき、

当社の記事が2017年3月号に掲載されました。

 

中国においては日本の伝統工芸への関心が大変高まっているようです。

 

とてもありがたいご縁に恵まれましたこと、

心より感謝申し上げます。

 

取材いただいたサウザー様、カメラマンの福森様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表紙)

 


以下、掲載文を転記します。

=================================

 

从广岛市向东一小时车程的吴市川尻町,是背靠野吕山面朝濑户内海、 深得自然恩惠的温暖街区。
到江户时代为止一直都是半农半渔的小村 落,到了明治时代这里开设了军港,一跃发展成为日本第一的海军工 厂,
也因此在太平洋战事末期成为美军轰炸的目标,现在,这里重拾过 去的宁静祥和成为普通的贸易港口。
诞生于19世纪的毛笔技术经历了 历史的洗礼,依然在这片土地上、在代代人手中传递着。
日本的四大毛笔类别和产地分别是广岛的川尻笔、熊野笔、爱知县的 丰桥笔、奈良县的奈良笔,
川尻町与毛笔的渊源是19世纪前半的菊谷 三藏从现在的兵库县有马地区收购毛笔并拿到寺子屋等地去销售而 开始的。
由于他的笔卖得很好,菊谷地区的农户们在他的建议下在农 闲时期都以制笔为副业。
到了19世纪中半,上野八重吉从出云松江雇 佣了专业的制笔职人,正式启动了这里的毛笔制造业,
这就是川尻笔 的开始。
之后,其他的毛笔生产者也层出不穷,这里成为了川尻笔的产 地,
职人们努力发展技术,明治末期到昭和初期,这里成为了全国知名 的毛笔产地。
然而在战争时期,多数职人都去参加兵役,战后由于学 制变更,学校的书法课也被废止了,
一时间毛笔生产一蹶不振,直到 1971年学校恢复书法课,毛笔制造才再度兴起。
川尻笔于2004年被 认定为日本传统工艺品。
被称为川尻笔第一人的就是文进堂畑制笔所 的第三代主人畑義幸先生。
畑先生的住宅兼工作室位于一条刚好能通过一辆车的小路尽头,
坐落 于住宅区的最高点,从庭院中能够眺望到濑户内海,房子后面是一座 小山。
这里气候温暖,似乎比广岛市内的温度还要高出几度。是最适 合安静地制作物品的地方。
出来迎接我们的畑先生带领我们参观了二 楼的工作室,一进去就能闻到动物皮毛的味道,
这是只能在这里闻到 的最高品质的原毛香气。
畑先生亲眼鉴别、亲手筛选,挑出最棒的原毛,连皮一起购入。
带皮的 毛发在使用之前会先静置数十年,毛中含有的油脂和杂味就会消失,
毛发的弹力与柔韧度都能达到理想状态。
在畑先生的皮毛收藏中最为 珍贵的要数40年前,还没有环境污染的时代,
他在1970年代初访问 中国镇江的时候,大量收购的栖息于扬子江边的野生公山羊颚下至胸 前的毛发,
这种毛被称为“细光锋”。这是现在再也找不到的最高级的 羊毛。
使用这种原毛,从头至尾所有工序全部一人完成的毛笔,是畑 先生最高品质的得意之作。
原本就极为珍贵的带皮细光锋,再经过双眼双手长年累月的感觉积 累,
将其中最棒的毛一根一根筛选出来。
这种细致的工作说是神业也 不为过。
最高品质的细光锋是将长度在15到20公分的细微毛发经过 15到20年的时间摘选、
制作的毛笔,其价格也是破格地达到了300万 日元一支。
然而看到畑先生的手艺之后就会明白什么是物有所值。
原 毛甄选的工作为了保证品质,会在晴天的上午面向光线最充足的南面 进行。
就算是同一只动物身上的毛,从色泽和毛尖的形态、整体的状 态等都有微妙的不同。
在甄选原毛阶段,畑先生会考虑到成品毛笔的 特性和完成时的毛笔状态,
将原毛根据原料的性质和粗细程度分为5 个类别。畑先生对于每种毛的特征、
优势劣势都能准确把握,从而考 虑不同类别毛发的最佳组合方式。
这样甄选出来的毛接下来会经历18道工序的加工最终才成为一支毛 笔。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在清除逆毛和杂毛等残次的毛发时,非常 依赖手指尖微妙的触感。
彻底清除残次毛、只留下高品质毛的过程会 重复无数次,最终筛选出的优质毛发才会被整理为毛笔。

 

以前在川尻一带曾有数百人都以制笔为兼职,现在还在坚持制笔的个 人或工厂总共还有11家。
而像畑先生一样从第一道工序直至完成为止 都手工完成的工坊只有两间。
由于这种技术只会传给自己的孩子,所 以如果儿子不愿意继承的话,技术就失传了。
“我从小时候开始就帮父亲制笔,继承手艺的想法从小就有了。
当时 觉得走这条路是理所当然的。
第一代的祖父曾在别的工坊打工,1930 年开始自己独立制笔。
他认为不应该靠流水作业而是一个人负责全部 工序,将每一支笔都像一件作品一样完成。
我的父亲从战场上回来之 后继承了祖父的技艺。
以前羊毛笔非常少,但是战后的书法家们开始 追求非常柔软的毛笔。
当时父亲用的是黄鼠狼和狸猫的毛,而我想用 品质最高的羊毛。
那时候在川尻这个地方还没人制作羊毛笔。我想如 果要做的话,不如就挑战最高难度的东西。
而且当时的我也有一种跟 父亲做不一样的事情然后超过父亲的决心。
因此在1970年代初,我二 十多岁的时候,自己跑到镇江一代,因为那时候在日本去原料供应商那 里找,
想要亲手挑选最棒的原毛,但迟迟找不到能让自己满意的东西。
这段在中国进货的经历对我来说是非常好的磨炼,没有人像我一样能 做到这一点。
那时冬天非常寒冷,卫生状况也不是很好,但我用自己的 双眼观察双手触摸,亲自比对各种毛发。
当时的我还很年轻,经常被当 地人问‘你是什么人?’当地并不经常使用我选中的这种毛,
因此我收 购了很多,直到现在我家还留有很多当时买到的‘细光峰’。
现在人在 饲养山羊的时候会给它们吃柔软的肉,让它们快速成长之后杀掉,
因 此它们的毛质和以前大不一样了,还有大气污染的原因,现在想找到 同样品质的原毛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同时现在用这种品质上乘的毛笔 写字的书法家也变少了,用手漉的和纸与墨也的人也少了。
制作好东西 的人在减少,懂得好东西的人也在减少。这真令人惋惜。”
在诸多传统工艺后继无人的哀叹声中,畑先生幸运地拥有儿子幸壮先 生作为继承人,
父子二人一起工作,另外女儿有里也承担着宣传和营销 的工作,一家人团结一致支持着这项传统事业。
家族经营是畑家的传 统,畑先生的太太,以及儿子幸壮先生的太太也在一起制作笔。家业 继承到第七年的幸壮先生,曾经也有一段时间做过普通的上班族,但 他觉得传统不能断掉,于是辞去工作,毅然决然继承了家业。
“在我上面有两个姐姐,我小时候就经常被周围人说‘继承家业、继 承家业’ ,因此脑中一直有这样的概念。当时我有很多选择,但我在大 学的时候父亲遭遇交通事故,身体动不了了,现在经过复健之后还能 做一些简单的工作。这件事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另外大学的时候祖父 去世,代代相传的东西现在都被交到我手中,我必须对得起自己所在 的位置。这些想法一直在我脑中盘旋,最终我决定继承家业。”
“您想成为什么样的职人呢?”我们问,幸壮先生答道:“我们握有 最棒的原料和最高的技术,制作好东西的环境也安排的非常妥当,我 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人。以前经常有客人跟我说要看别人做的毛笔学 习,但我则是从触摸最好的毛料、锻炼手感开始的。因此,我还会继 续用现在的方法,好好用好自己拥有的资源,做出好东西。批量生产的 廉价产品我是绝对不会做的。我总有一天要做一个能够超越父亲的职 人。但是父亲现在也还在工作,想必要超过他还是比较困难的。”
一边美滋滋地在旁边听着幸壮先生的回答,父亲義幸先生接道:“分 业流水作业的话,只要做好自己负责的那一部分就行了,但我们不一 样。如果不能全年无休地坚持学习,积累经验的话是磨练不出好技 术的。我年轻的时候,在东京的职人那里修习,把好笔拆开,自己研 究里面的构造,自学了很多。在职人那里工作的时候,因为人家的技 术只传给自己的儿子,所以最精华的部分是学不到的。工具的使用方 法也是看着职人做工,自己理解。最重要的是要一直用手触摸毛料。 最初看上去都一样的毛料,逐渐就能摸出其中的差别。然后制作东 西最重要的是‘考虑使用者’。这种原毛需要经历10到20年才达到 最好的状态。根据书法家使用的纸和墨不同使用感受也不同,但所 有的羊毛笔在用到10年至20年左右的时候就会达到最佳状态。像 马毛、狼毛、狐狸毛等,笔锋落下的时候的触感是最好的,而羊毛则 是会沾上一层墨膜,洗掉、再裹一层膜,这样经过10年以上的重复, 笔毛磨光滑了,笔锋也变得顺畅,这时用着更加顺手,写字的快感自 然就出现了。书法家都知道这种手感,因此他们会长时间使用同一种 笔,他们会同时买两根一样的笔交替使用。达到人笔合一、共同成长 的状态。我自己虽然不会写字,但笔是我的孩子,我一看到笔就知道 他们是被怎样培养起来的。”
一支好的毛笔会同时具有尖(笔锋尖锐)、齐(笔穗全部聚拢在一 起)、円(笔穗形成一个漂亮的圆锥形)、健(笔穗非常有弹性)这四种 品质。在考量毛笔的时候这些因素自然是必须要考虑的,而畑先生除 了这四个品质之外还会考虑到10到20年后、处于品质高峰期的笔的 状态,在每一个工序中都融入这种思考,使用江户时代传承至今的技 法耐心地操作。这就是说,40年前收购的毛料经过漫长的时间才成为 最高级的毛笔,再通过书法家的手磨砺10年到20年才逐渐达到最顶 级的状态。而卓越的职人,会想象着这个遥远的时刻,在这种感觉中 生活、制作。能够理解其中时间价值的人才能真正欣赏和领悟 好笔的卓越。


畑義幸 Yoshiyuki Hata

1951年生人。文进堂制笔所第三代。中学时在父亲身边一边学习制笔一边帮家里 务农,上了高中之后开始正式修习制笔技术。高中毕业时学完全部制笔工序。积极 研究羊毛笔的制作,1978年在陆宫·同妃两殿下访问时获得了献上毛笔的殊荣。 2005年川尻笔传统工艺师认定(第一号)。第二年获得传统工艺品产业功劳奖 (中国经济产业局长奖)。2011年获传统工艺品产业功劳奖(经济产业大臣奖)。

 

畑幸壯 Kousou Hata 1987年生人。

義幸氏的长子,2010年开始接手家业。2011年同彩妆师合作,成为了 第一个运用传统技术制作化妆刷的川尻笔职人,在继承传统的同时也在大胆创新。

■■■■■■■■■■■■■■■■■■■■■■■■■■■■■■■■■■■■■■■■■■■■■■■■■■■■■■■■■■■■■■■